温州苍南:“印”出一片新蓝海

  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饭菜票、小商标,到琳琅满目的广告标牌、台挂历和徽章,再到如今的红包码、桌贴码,孩子爱看的AR互动绘本,以及运用于无人商场的物联网射频识别码……温州苍南的印刷包装业,串联起我们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。

  苍南县,浙江的“南大门”,自古资源匮乏、交通闭塞。乘改革开放之东风,苍南人凭着创业创新精神和一股子韧劲,化解一次次冲击,完成一轮轮蝶变,把传统印刷包装业打造成富有科技范、国际化和时尚味的县域支柱产业。

  激荡 小作坊成就大市场

  从推销饭菜票的业务员到拥有45项专利的企业老总……港发软包装有限公司董事长项芳印对40年来的过往记忆犹新。

  苍南印刷包装业兴起于改革开放初期。1984年,苍南的龙港建镇,鼓励农民进城办厂,从此这个“中国农民第一城”和印刷包装业共同成长。伴随进城的大潮,新雅集团总裁吴作榜在龙港办了一家贴花纸的工厂,而项芳印则从钱库老厂到龙港,开办了一家软包装一条龙生产企业。他们也成了首批吃螃蟹的人。当时农民办厂热情高涨,村村点火、户户冒烟,家里前店后厂,从项芳印企业里出去单干的就有上百人。

  据统计,上世纪90年代末苍南印刷包装企业超过1000家,涉及酒类包装、礼品包装、商标等十几个大类,总产值近70亿元。可以说,苍南人改变了一代中国人的观念,散装的产品有了包装,不仅提高附加值,消费者买了也觉得体面。

  “但企业低小散,尤其行业发展快了后,有人经营不守法,假包装假发票也印。”苍南县印刷包装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后强说,2001年苍南县被列为全国印刷业整治重点区域。同年,为了规范行业发展,苍南县印刷包装行业协会成立。

  要发展,更要规范。全县按照“鼓励联合办厂进入工业园区,不规范的坚决打击”的思路,联合行业协会设立标准,提升环保治污水平,在发展的阵痛中关停一批、入园一批、提升一批,把全县1400多家企业整合为824家。

  “小作坊搬进新厂房,不能上面西装下面短裤,于是企业主们咬牙引进新设备。”陈后强说,整顿形成倒逼效应,直接促成苍南印刷企业技术设备的一次全面升级。2006年,原先的农民城——龙港镇捧来了“中国印刷城”金字招牌。

  蝶变 智能时尚走出国门

  没有一个产业的发展是一帆风顺的,苍南印刷包装业在打假、治污和成本上涨、金融风波等一次次冲击下不断突围,刷新人们的印象。

  “之前,有人劝我一起投资小贷公司、房地产,说是赚快钱,但我觉得虚。”项芳印认定,脚踏实地坚守主业会有好前景。他毅然把总产值5%以上的经费投入技术研发,用大量专利来打开新的销路,“预计明年产值可破亿元。”项芳印这本账算活了。

  钻研工艺,以过硬的技术和诚信走出新路子,成为苍南印刷包装企业主的共同追求。苍南金乡徽章厂董事长陈加枢一手承揽了国内外军警徽章、纪念章等大量订单,一跃成为“中国徽章大王”。志同道合的郑步良、吴作榜、李培塔抱团合作,整合3家企业成立新雅集团,引进世界一流设备、管理和工艺,连续多年实现产值年递增40%以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