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垃圾分类:最初也苦不堪言 注重从娃娃抓起

日本人对近乎偏执的垃圾分类做法,最初也是苦不堪言,之所以能坚持下来,有着他们独到的法律环境和社会背景,特别是他们注重从娃娃抓起,在幼儿园就有专门的垃圾分类游戏、垃圾分类体验教育,教小孩如何识别各种垃圾的种类,告诉他们应如何丢弃,培养他们对垃圾分类的意识。上小学后又开设专门的社会学科,有关教育活动分布在生活、科学、道德等课程中,并组织学生参观垃圾工厂的分类回收,让垃圾分类的知识和意识从小就在心里扎根,几十年下来,已经根深蒂固,成为常态。
一是垃圾分类细致严苛
日本日常生活垃圾分为资源垃圾、可燃垃圾、不可燃垃圾、大型垃圾和有害垃圾五类,每类垃圾之下又细分为若干具体小项。其中,资源垃圾包括报纸、杂志、纸箱、饮料瓶、牛奶盒、旧衣服、布类等;可燃性垃圾包括厨房垃圾、塑料产品、橡胶产品等;不可燃性垃圾包括金属制品、小型电器、碎玻璃、易拉罐等;大型垃圾包括电视、空调等家电和桌椅等旧家具;有害垃圾包括电池、水银温度计、过期药品等。最让人头疼的是具体分类操作中还有一些近乎苛刻的规定,如,一个香烟盒外包是塑料,盒子是纸,里面铝箔是金属,要拆分三类丢弃;一个饮料瓶标签是塑料垃圾,瓶盖是不可燃垃圾,瓶子本身是资源垃圾,也要拆分三类丢弃。我感觉,在日本垃圾分类真是一件很烧脑的事情,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门技术。
二是垃圾回收严守规则
在我们入住民宿的墙上,房东贴有一张分类垃圾回收时间表,上面标明每天回收垃圾的种类各不相同,要求居民在当天早晨8点前把垃圾投放到指定地,不能错过时间,否则就要等到下周。我注意到,那些我们看来可以卖钱的书报、纸箱、矿泉水瓶子等可回收资源垃圾,在日本没有拾荒者捡拾,也没有废品收购站收购,只有政府专门机构负责收回处置。所以,每到资源垃圾投放日,我们清晨走出民宿,总能看到街道路旁的居民住宅门口,堆放着捆好的书本、报纸、纸箱和装满矿泉水瓶子的塑料袋,等着政府配置的专门垃圾车拉走。而那些电视、冰箱、洗衣机和自行车等大件物品,在处置时必须先打电话给大型垃圾中心或者进行网上申请,预约回收日期,接着去便利店购买大件垃圾的处理券,在回收日当天把处理券贴到大件垃圾上,放在指定地点。对此,母亲曾几次感慨说,这里没有收废品的,要在咱们那儿早就被捡破烂儿的收走了。
三是垃圾利用科学有方
日本的垃圾处理站叫做资源循环站,在那里有专人对回收的分类垃圾进行再筛选。他们将马上能再循环利用的二手书、二手电器、二手衣服等挑出来,分送到专门的二手物品流通渠道;然后将可以被大规模回收利用的物品进行分类处置,譬如,将报纸送到造纸厂,用以生产再生纸;将饮料容器分别送到相关工厂,成为再生资源;将废弃电器送到专门公司分解处理;将可燃垃圾送到发电厂发电,燃烧后的垃圾渣作为肥料;将不可燃垃圾经过压缩无毒化处理后用作填海造田的原料。我和母亲去东京最大的水产市场——筑地市场,那里人流和物流非常大,但管理井然有序,地面没有污水,没有垃圾,就连免费公厕都非常整洁,这在我们国内的水产市场是做不到的。更让我惊奇的一个细节是,这里公厕提供的免费卫生纸上,打印着一行小字:“这些卫生纸都是利用回收的车票做成的。”让人不得不感叹日本的垃圾回收利用真是细致入微。
其实日本人对近乎偏执的垃圾分类做法,最初也是苦不堪言,之所以能坚持下来,有着他们独到的法律环境和社会背景,特别是他们注重从娃娃抓起,在幼儿园就有专门的垃圾分类游戏、垃圾分类体验教育,教小孩如何识别各种垃圾的种类,告诉他们应如何丢弃,培养他们对垃圾分类的意识。上小学后又开设专门的社会学科,有关教育活动分布在生活、科学、道德等课程中,并组织学生参观垃圾工厂的分类回收,让垃圾分类的知识和意识从小就在心里扎根,几十年下来,已经根深蒂固,成为常态。听了房东的一番话,我恍然大悟,日本垃圾分类之所以能成为民众的日常生活习惯和自觉行为,依赖的不仅是先进的技术和发达的科技,更是全民从小养成的对环境和资源的敬畏、真挚的情感和高度的自觉自律性。
来源:中国青年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