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宫龙鳞装《切韵》系宋徽宗所藏

  鸾的旋风叶子式韵书字典能流传千年,除了数量庞大,也因为她超绝的书法被上层文人所欣赏有关。如她的一本《切韵》字典幸运地被宋徽宗看上,并被收入到他的艺术宝藏中,这便是此后故宫藏的龙鳞装《切韵》。宫廷的创造

  “龙鳞”的叫法出自元朝学者王恽对吴彩鸾作品的形容“龙鳞楷韵”。

  故宫龙鳞装《切韵》卷轴中的数十张叶子从左到右,逐张缩进粘贴在长卷中,鳞次栉比如同鱼鳞,所以又称鱼鳞装。

  1981年,古善本专家李致忠抛出龙鳞装即旋风装的观点后,引发巨大争议。

  当时,国家图书馆的古籍修复专家杜伟生曾发文支持李致忠。但15年后一次海外旅行改变了杜伟生的想法。

  上世纪90年代中期,杜伟生赴欧洲交流,对流落在英法的唐代敦煌遗书进行研究时发现了一种奇特装帧方法。这是一种包含多张书页的卷轴,当中书页依据长短排列后,靠左侧(或右)码齐,涂胶,再加木棍装订。收藏时书页依木棍侧卷起,书页边缘错落排列(类似现代书籍卷起时的样子),形似旋风。

  杜伟生觉得这才是真正的“旋风装”。而故宫《切韵》的龙鳞样式并不是“旋风装”。

  杜伟生曾经从事装裱工作多年,在他看来,故宫《切韵》装帧太过考究,不是民间“旋风装”能够达到的级别。此外,故宫《切韵》也并非原始装帧。文字学家唐兰、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肖燕翼都曾考证过故宫《切韵》是经宋徽宗改装后的产物。

  也就是说,“龙鳞装”故宫《切韵》其实是中国古代宫廷匠人的奇想。这在当时,仅仅是一种权宜,却给后人留下一件举世无双的“龙鳞装”珍品。